广目鸮

黄金猪扒饭 妙

为甚在pc端改完id发现关注少人了啊【跪地】

有自家孩子也有别家设定(´•ω•`๑)

哦吼!

瑞芠:

真的……很抱歉又要刷约稿……好难过社团出了好多事情经济危机了……哇实在是……没办法四处筹钱简直给钱就画了真的……
p1这种小头像15±5r,第六个小图可能稍稍贵一点点酱
p23456就都是些以前的翻烂的图了做个小参考……
(p5长图)
什么都接,真的什么都接……(除了肉)
拜托天使们给kk
十分感谢!!!

茶原北:

我超生气啦😃😃😃😃😃😃😃😃麻烦转载帮我k一下好吗 最好有人能帮我写个百度回答 真的不想再看见任何改过的二设成为【本家】了

哇呀呀呀呀呀:

😃😃😃😃😃😃😃😃可以 又看见魔改我梗的 这么喜欢魔改又不给我钱 想怎么样啦

茶原北:

要说的都在图里……

他超棒哒!

瑞芠:

【假装】Seven Hells授权手游了解一下?(你
(我终于能打回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对了那个……
能约约我稿子么呜呜呜˚‧º·(˚ ˃̣̣̥᷄⌓˂̣̣̥᷅ )‧º·˚我价格这么白菜您不动心么呜呜呜呜……超想买东西………………

運転中:

*占tag抱歉

希望能停一下看一下

相信我 这是个沙盒养老柴企 

这个企划对于各种设定非常开放

能无限开 拜托了!

拯救没火就已经过气老企

只有15个人真的玩不起来!

生快

瑞芠 Zane:

让我再,臭不要脸摸个鱼祝自己生日快乐x   然后明天考试加油!晚安!

髋盐矿物质水:

^ ^打tag因为是一条针对。
希望不管是谁都不要忘记噜,含有明显的学习成分的东西是不能拿来卖钱的,数量少也不可以。

【翔优】龙与龙

夸夸!!!!

Asile_:


*原本想写黑童话,变成了文绉绉的诡异腔调,但总体来说还是个很普通很套路的故事,而且OOC。


*只是个随随便便写的练笔,文中涉及地名情结均为随口胡诌,没有出处和根据可考。


*强烈建议阅读时听上北健的‘心分け’(看看歌词就更好了)。



 


1


 


他从晨昏交界的地平线诞生。


 


被夕晖染成赤色的云朵仿佛一整片未经打磨的红玉髓,铺衬着绀紫而近乎于蓝色的天鹅绒般的暗沉天空,当点缀于穹窿最西方流金般的最后一束光芒消失时,黑暗像是突然被赋予了生命,翻滚着汹涌而来。


 


晚霞染成黛紫的柔软翼膜披上夜色的坚硬鳞甲,血液从顶破皮肤的獠牙与指爪上蜿蜒而下,凋亡了草木,他引起长颈,第一声啼啸震颤了从未发声的咽喉,飞鸟被惊起,盘桓在山林。


 


信鸥架起长夜中的桥梁,使者带来神的旨意:


 


你要称谢造设天地的主。


 


他的慈爱予你新生。


 


他的威严予你庇护。


 


他的国便是你的国。


 


他是神,


 


你当臣服于他的脚下。


 


作他的利剑,作他的长枪,作他的铁蹄,作他的翅羽。


 


你当同他守护这净土,逐出进犯的外敌,将神的圣名远播他方,万世颂扬。


 


神威使他低下高昂的头颅,虔诚的应允,永生不悔的誓言。


 


我愿意。


 


于是他舒张双翼,卷起的烈风使秀美的白桦林弯折,红玫瑰的残瓣如雪般飘舞。


 


长鸣为万兽俯首,翱翔的龙向云上的城飞去,脊背上承载着他的主、他的民。


 


那时候还未有四季的轮转,岁月的更迭,花草坠入尘妄的枯骸重开时仍是明艳动人。


 


未有生死,未有别离。


 


2


 


北国的巨人将战火绵延千里,烧干了明珠般嵌在山脉环抱中的佩拉尔湖,踏碎了长着黄金合欢树与白银水仙的沙弗莱花园。


 


流离失所的人聚在神的金像下拜祷,求乞着圣者垂怜。


 


悲恸的哀哭传上了九重天。


 


神对他说:


 


你应去投下神怒的严罚,将我的乐土归于平静。


 


于是巨龙的身影遮蔽了长空,在地面投下深邃的暗影,久久不去。


 


他带来的是死亡。


 


炙热的龙炎使掩住天日的黑森林焚毁,弯刀般的利爪将发起反抗的罪人屠戮殆尽,高亢的龙啸让巨人们惊惧的四散溃逃。


 


他带来的是胜利。


 


人们崇敬着,畏怖着,仰望着山峦般的巨大黑影掠过城镇,越过城堡,在嚎叫的狂风中双膝触地,向这伟大的造物虔诚献礼,欢呼中齐颂他们真神的名姓。


 


这是我们的救主。


 


巨龙停歇的原野有人用黑檀木筑起高台,奉上佳肴与美酒,珍宝与美人,高唱的颂歌七个昼夜未曾断绝。


 


诗人将他的故事编入传说,匠人将他的面貌刻入壁画,士兵将他的身影纹于肩臂,绣娘用金线将展翅欲飞的巨兽缝入旗帜,飘荡在王国上空。


 


3


 


神说:


 


你的功劳已足够多,无须再与死亡并肩,也无须担负战争与祸乱。


 


极南之地有我深藏着秘宝的洞窟。


 


你应替我去守,成为我坚实的盾。


 


使它们在里面安详沉眠,免受乱世的流离。


 


于是他沉默。


 


垂首吻过生养他的故土,然后翻过峻岭,飞往千里外的南国。


 


在那里,在燃着嫣红烛火的幽深洞窟中,在金币砌成的高山中,在紫水晶、蓝松石、绿玛瑙的包围环绕中,他将双翼合拢,闭紧双目。


 


一梦百年。


 


4


 


他苏醒时阳光正探入洞窟一角,满室的黄金反射出璀璨的华光。


 


破裂的声音从镶满了珠宝与金银的华服下传来,像初春雪化后解冻的冰湖。


 


他用指爪勾起丝绸的一角,将流光溢彩的布料如同麻布那样挑开。


 


被层层贵重首饰掩埋的,是两枚龙的卵,它们金色的外壳比这洞窟中的任何一件宝物都要闪耀,却不似金属的冷硬,有着珠玉般的润泽与圆滑。


 


其中一枚已然裂开窄小的缝隙,坚实又易碎的外壳发出噼啪的响声,然后、轻轻的剥落下了一块。


 


初生的金色幼龙探出柔软易折的脖颈,挣开眼睑上的膜,用月光石般的澄澈瞳孔看向陌生的世界,与面前的庞然大物。


 


华美而死寂的洞窟中,传出小鸟般清脆的啁啾。


 


那双薄嫩的翅膀还不能伸张与蜷缩,纤细的四肢也无法站立,只能裹着满身的黏液在金银玉石中摸爬。


 


他怕皇冠与项链的尖角将他划伤,便伸出翅膀的一角将幼龙擎在半空,任他啼鸣。


 


等到再过百年,这柔弱的生命便会有一身无俦的金鳞,双翼也将变得有力,低沉悠长的龙吟穿过旷野回响于整片大地,让众生皆去称赞他的伟岸与神奇。


 


这是神的珍宝,终要翱翔于无一丝阴霾的青空。


 


他想。


 


金色。像他曾见的那束转瞬即逝的光,很美。


 


5


 


金色的幼龙在一日日长大。


 


洞窟中自有永远垂着饱满果实的神木,与不会枯涸的甘泉,滋养着年轻蓬勃的身躯。


 


第二枚卵于那之后的第五十年诞下新的生命,已有他大半身长的金龙用仍青涩的翼展捧起手足羸弱的身躯。


 


这是我的妹妹,我无二的亲人,我要保护好她,不被任何人欺辱。


 


金龙昂首看着他:


 


你也是。


 


他用长尾将幼兽卷起,放入泉水中洗去她身上的污浊。


 


我不是。


 


那一声低喃被卷入淙淙的水声中,无人去听。


 


6


 


幼龙喜动。


 


时而跃起将高高的金山推倒,任价值连城的宝物如雨般落下,又将它们高高垒起。


 


时而用还不成熟的翼去飞,从林间衔来苦涩的野果。


 


时而追绕着自己的尾,当成陌生的敌人搏斗。


 


时而乔装成可怖的野兽,吓退寻宝的旅者。


 


大的那个偶尔从人世带来些消息——


 


北国的巨人似乎又蠢蠢欲动。


 


到处传说着洞窟中有使人类不老不死的灵药。


 


也有吟游诗人绘声绘色的讲这里有摄人心魄的妖、食人血肉的魔。


 


突然有一天,金龙说:


 


神叫我同他征战,去北国。


 


宝石般的眼睛中难掩雀跃,列着金鳞的双翼兴奋的铺张,也该是欢喜的,洞窟中的宝物再美,看惯了终究乏味,不如那片广袤的天空令人神往。


 


他是知道那种渴望的,生来便身负双翼,自然会想要飞翔。


 


眼前的早已不是需要人搀扶与温暖的幼崽,他恍然发觉那对鎏金的龙翼竟然比自己的还要宽阔威武许多。


 


他点头,将佩戴在他龙角上各镶嵌着十二枚鸽血石的角环取下一只赠给了年轻的黄金龙。


 


我会带着胜利回来。


 


于是金龙就展翅飞走,身影很快在云层中淹没。


 


哥,神在哪?


 


余下的那个仰着脖颈问。


 


在九重天上,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去寻他。


 


他回答。


 


7


 


北国时常传来捷报。


 


那些令人振奋的消息就像生了羽翼般走遍世界的每个角落,人们奔走相告,传说黄金巨龙的骁勇。


 


赤金的龙炎时常映亮半面夜空,像迎风招展的旗,宣告着无所不能的神威,吓的敌人连连败退。


 


金色。


 


神的颜色。


 


王国百年前的旗帜从未更替过,只用更繁复的纹样与更娇艳的花朵环绕在那巨兽的周身,衬托它的凶猛与圣明。


 


这是我们的救主。


 


人们传颂着。


 


金色的龙偶尔回到洞窟,讲深山外的人与事,展示自己的功绩,脖颈上缠绕着神亲手为他系上的蓝色绸缎,那下面的身躯多了几道伤疤。


 


金龙说:


 


外面的世界很好。


 


人类会在他途径时大声欢呼,或虔心祈祷,将新鲜采摘的浆果与宰杀牲畜恭敬的供在祭坛,更有美丽的少女在凯旋后为他戴上花环。


 


他在黄金龙飞去后钻出洞口,遥望着湛青的天空。


 


许久未见的阳光很刺眼。


 


金色的。


 


毫无保留的、慷慨的将恩泽洒落,让一切它不允许的、晦暗的、罪恶的无所遁形。


 


镀在高飞的龙翼上,绚烂的令人想要闭紧双目,却又一刻也无法移开视线。


 


8


 


人类的勇士间盛行着这样的传说:


 


大陆最南方的希格利德山脉中有藏着宝藏的洞窟,贪婪的邪龙独守在那里,驱使着魔鬼与野兽将一切无辜的外来者屠杀殆尽,神许诺,灭掉邪龙的人可以获得洞窟所有的一切宝藏。


 


有人听闻洞窟内有用不尽的金银。


 


有人听闻洞窟内有使人长生不死的草药。


 


有人听闻洞窟内有可以换取美人芳心的华服。


 


为了数不尽的欲求,骑士换上亮银的铠甲,磨亮铸铁的长剑,集结在喀瑞斯广场上。


 


英雄们吹起号角,挥舞旌旗,驾着骏马。


 


屠掉邪龙!


 


浩浩荡荡的队伍向南行去,杀伐的高声让飞鸟不鸣,走兽不语。


 


王国军旗上刺绣的金龙在阳光下却不再熠熠生辉。


 


南行至途终,骑士们将洞窟外遮掩的野草与灌木焚烧殆尽,架起火把探入龙的巢穴。


 


成山的黄金与铺满地面的宝石缭乱了凡人的心。


 


也使他们看不清盘踞在那正中的,是救主,还是妖魔。


 


9


 


她想起兄长曾说人类是好的。


 


会设宴款待远归的战士,备好最醇美的酒与最香甜的蔬果。


 


年幼无知的龙向被铁甲包裹的勇者靠近,发出欢快的鸣叫。


 


她的兄长在北国迎战,是神最英勇的将士。


 


人们爱戴他,便也会对她友好。


 


这些人一定是亲切的。


 


最前方的骑士为那金鳞的光耀迷惑,缓缓后退着。


 


它是邪龙!那是它的妖术!


 


有人高声叫道。


 


它化作了我们神明的模样想要诓骗我们。


 


人们愤怒了,沸腾了。


 


于是刀剑与长枪刺透了她的心脏。


 


流出的血同人类的一样鲜红,却比她曾看过的任何一枚红碧玺都要艳。


 


她新生而柔软的龙角被人砍下,送往国王的行宫。


 


阿谀逢迎。


 


10


 


驾着长风飞翔的巨龙遁入栖身的山谷,却看到忙碌的人类出入他的居所,到处都是倒伏烧焦的草木。


 


有人大惊失色的后退,失声叫道:


 


是龙!


 


金色的幼兽倒在散落的珠宝中,胸口插着一把长枪,血液将周围染成一片赤色的海洋,同她兄长一样总是盈满渴望的蓝色眼瞳不甘的凝视着还未等她长大就已无法触及的天空。


 


她缺了那双象牙般柔美的龙角。


 


血液从断口汩汩的流淌。


 


杀!


 


灼烫的龙炎肆意的席卷大地,听不到凄绝的哀嚎,听不到惊惧的求饶,在狂怒的地狱中,什么都无人听到。


 


黄金被烧沸,成为流动的熔岩,珠宝碳化成不值一文的碎石,丝绸与草药被焚毁,那颗永远垂挂着饱满果实的树被烧成枯木,不会枯竭的泉水滋养过的沃地变成一片焦土。


 


他不该奢望天空、不该奢望自由。


 


洞窟倾塌,掩埋了那伤痕累累的稚嫩躯体、失了光华的宝物与上百陪葬的亡魂。


 


我要让他们认这罪,用永生永世去赎。


 


他说。


 


11


 


黑色的巨龙在都城上空徘徊,人们架起强弓长弩,却只换来了更宏大的盛怒。


 


骑兵与战车被飓风掀起落下,人和马跌落在铺满碎石的土地,折了脖颈,露出白森森的骨碴,血液凝入尘土,是妖魔才有的黑。


 


建起的宫殿与楼阁霎时倾塌,多么伟岸的奇迹都在无情的龙炎中付之一炬。


 


你可认罪?带领你野蛮残暴的子民日夜颂经祷告,超度冤死的亡魂。


 


龙问城的主。


 


何罪之有?屠尽邪龙乃神的旨意!我的子民毋需悔悟过错,只肖亲眼去看你这邪佞的暴行!神罚定会让你万劫不复!


 


人回答。


 


于是第一座城亡了。


 


坚固的城墙与罪人的身躯一同化为尘埃。


 


你们这低微的种族!被谎言与谣传蒙了眼!空有一颗贪婪凶恶的心!将白都颠倒为黑!


 


悲怆的龙啸直传入云霄。


 


却不再询问,不再怜悯,不再信仰。


 


12


 


他毁了十二座城池。


 


最锋利的剑切不开他的鳞甲,最坚硬的盾抵不住他的利爪,最虔诚的诵经拦不了他的脚步。


 


要灭就灭的干干净净,让这世间再不留人的余孽。


 


人类最后的驻地、第十三座城池将要覆灭的时候,神张开了双眼。


 


暴雨如注,熄灭了肆虐的龙炎,铁锤般落下要他敛去怒火。


 


神说:


 


这是我的国,不容你的践踏。


 


杀人者,必将成魔。


 


他笑了:


 


不知悔改的子民当配上愚蠢盲目的神!


 


我偏要毁它!用血洗他们的罪!为我的同族祭奠!


 


惊雷代替了神的怒吼——


 


你这忤逆的邪龙!


 


雷电追逐他的身影,在脖颈上留下难愈的疤,那是被罚做妖魔的烙印。


 


哥,神在哪?


 


神在九重天上!垂影自怜!不问人世疾苦!不问是非对错!


 


既然我做妖魔,便要为恶!


 


若我为恶!便不再是你的臣子!要天地都失色!倾覆你的庙堂和楼宇!叫你从高高的神座上跌落下来!让先背叛的、许下弥天大谎的在龙炎中化为灰烬!


 


新生的邪龙张开翅膀,如黑色的利箭,直指神在的天空城。


 


13


 


北国的战事已平,黄金龙载着告捷的消息返回故地,却只望见烈火与废土,阴云与雷电。


 


残破的城市无一活物,连风都沉寂。


 


他向南一路寻去,只有王城幸免。


 


人们看到他来,皆跪倒并哭诉:


 


希格利德的邪龙发了疯,十二座城因而覆灭,现在它要飞上九重天,篡位,弑神。


 


他不肯信,展翼飞向极南的山脉。


 


昔日碧绿的丛林被烧毁,黑烟让飞禽走兽四散奔逃。


 


他诞生长大的洞窟倾塌,龙炎还在地心燃烧不肯灭却。


 


不见了。


 


他唯一的手足,唯二的至亲,在劫难后不见了踪影。


 


邪龙已屠了城,接着便要弑神。


 


他不愿信。


 


就追入云层,想要求得一个否认。


 


神震怒的嘶喊在天际回荡:


 


我予你荣耀与安乐!你却堕落成魔!使你亲人的手足遇难!在他守护的城邦投下灾祸!现在你要忤逆他的主!他定不会饶你!


 


邪龙便狂笑着应答:


 


你这花言巧语的骗子!我既然是妖!是魔!生来就是为了作恶!为何要惧怕他的恫吓!


 


被背叛的烈火却灼烧他的心肺,令他睚眦欲裂。


 


他不信。


 


第八重天再往上就是神的居所,他在此处将邪龙阻拦。


 


传说黄金龙与邪龙的厮战一日一夜未曾停休,被闪电照亮的云层中依稀可见缠斗的两条身影,长鸣的龙啸令人遍体生寒。


 


就像所有人世流传的故事所述的那般,邪龙败了,失力的身躯飞坠向地面。


 


阳光刺破昏沉的云雾,落在他身负的金鳞上,辉煌无匹。


 


神的声音却比那还要光明,他说:


 


我要拔去你的双翼,使你这背叛的劣族只能在地上匍匐。


 


我要你堕入最暗的深渊,与毒蛇爬虫为伍,永世不得见天日。


 


我要使你不得再入我的国,这阳光将沸腾你的血液,焚尽你的身躯。


 


于是翅膀被从邪龙的脊背生生折去,大地裂开缝隙,将它的身躯吞没,深渊下虫蛇乱舞,没有阳光,只剩下黑暗。


 


人们遥望着在深渊上空盘桓的黄金龙,高声呼喊——


 


这是我们的救主。


 


14


 


偶尔想起时,他会抬起头,看一看深渊外被拉成狭窄缝隙的天空。


 


阳光拒绝给予这里一点施舍,湿滑冰冷的墙壁连青苔都无法生长,只有冷血的爬虫将此处当做乐园。


 


脊背的伤痕时常作痛,提醒他战败的屈辱。


 


但却无法恨。


 


因我的愚行使你的手足故去,因我的仇恨使你的乐土蒙尘,这惩罚我是当受的。


 


辩解只显得多余。


 


他的目光会追逐着从深渊上空飞过的黄金巨龙,将要熄灭的热血在鼓动的心脏中重新燃烧,雀跃的疼痛。


 


他只与他在同一片天空翱翔过两次。


 


他初学飞翔的第一次,与他能够飞翔的最后一次。


 


而如今——


 


巨龙从艾琳平原腾起,花海随着长风摇曳,他的羽翼遮天蔽日,阳光在密布的龙鳞上跳跃,折出绮丽的光芒,羊脂玉般的龙角弯出一个尖锐的弧度,蓝色的瞳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发深邃,像极了嵌在宫殿墙壁上颜色浓艳的青金石。


 


那自由的身影分了太阳的光辉,愈发夺目,火焰般的灼烫,却不掩温柔。


 


灿烂到极致。


 


也美到极致。


 


15


 


每当新一轮的太阳升起时,黄金龙都会去深渊的上空盘旋。


 


放眼望下去,只能看到一片浓重的黑,也许他是看到了他的,只是他背上的黑鳞早已与周围的墨色融为了一体。


 


人们都只道他是提防着噬天的邪龙再次复苏,便更加虔诚的礼赞。


 


我要去寻我妹妹的骨,把她埋在最高的罗莎琳德山上,那里离天空最近,她能听到风呼啸的声音。


 


他对神说,然后不等敕令便向南飞去。


 


昔日被焚毁的山林早已恢复生机,倾塌的洞窟被爬藤覆盖,一如他们曾在此生活过的岁岁年年。


 


他挖开碎石,露出下面深埋的白骨,那蜷缩的姿态仍像只在母亲怀抱中的幼兽,全然看不出曾被龙炎焚烧的痕迹。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手足胸腔中深埋的剑刃,与被削断了龙角的头骨。


 


那些刀剑骑枪并非洞窟中的物什,平整又光滑的断面绝不是龙炎的产物,也并无任何一种走兽会取走敌人身体的一部分做战利品。


 


除了人类。


 


他仿佛看到人们刺穿他至亲的心脏,血液在地面上流淌,幼兽的哀鸣被欢呼掩埋。


 


为何要背叛我?为何要欺骗我?


 


为何有罪的人独活?为何无罪的人不说?


 


那一天,曾在绝处逢生的王城迎来金龙飞降。


 


垂暮的王恭敬的双膝跪地,额头抵上白石英砖的地面。


 


黄金龙的双眼只看着国王搁在身旁的手杖。


 


他听闻那双稚嫩的龙角被当做装饰融入王的手杖,象征着无上的权柄与力量。


 


那是何物?他问。


 


王将手杖呈上,回答:是妖魔的双角。


 


他失笑:


 


若这双角是妖魔,那将它们当作权力的你也当是妖魔,在你庇护下这圣城的千万子民也当是妖魔。


 


衰老的王因惊惧浑身发抖,将头垂得更低。


 


我不杀你。


 


他说,眼中却不再有垂怜与温暖。


 


我诅咒这邪恶的种族,贪婪的双眼腐烂败坏,沾满血的双手被毒虫噬咬,阴毒的心脏万剑贯穿,你们的所得将在无餍的索取中化为齑粉,你们的城郭将在血腥的杀伐中倾塌,不公与背叛将在你们身上一一重演,直到世界终焉。


 


你就不怕神罚吗?!人类问。


 


神在哪里?


 


黄金龙振起双翼,掀起的烈风使那面已经看不清原本面貌的龙旗倒折。


 


龙飞走了。


 


蓝色的丝绸宛如轻盈的翠鸟,缓慢的从王城上空飘落。


 


16


 


那一天,他听到远方传来的龙啸,于是从黑暗里睁开双眼。


 


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像这样被某个人唤醒,然后便有一抹灿然的金色映入视线。


 


比黄金更加耀眼,比太阳更加温暖。


 


从注视到仰望,从等待到冀望。


 


黄金的龙义无反顾的沉入深渊,那些黑色想要爬上他的鳞片,却丝毫无法侵吞半分。


 


蠕动的爬虫畏惧这样的光芒,尖叫着四散而逃。


 


那一天,他的太阳坠落了。


 


并非没落在地平线下,而是留在了他的身边。


 


若你再不能见天光,那我就来做这永夜中的太阳。


 


龙说。


 


17


 


“后来呢?”年幼无知的少年追逐着问道。


 


这两个奇怪的男人和他用故事交换战场的音讯。


 


五十年前,人类建了高耸入云的塔,妄图推翻天空上的神,战火像疫病,很快蔓延到整片大陆。


 


昔日人所赞颂的,却终有一日要被尽数倾倒。


 


昔日人所憧憬的,却终有一日要被踩在脚下。


 


失序的时间让太阳再未从地平线的东方升起。


 


人世只剩下昏暗。


 


“故事的结局你还没有说!那两头龙最后怎么了?”少年继续对身边的那人追问道。


 


黑色斗篷遮住他的面貌,使白日中的光芒一点落不到他的身上,明明到处都看不到太阳,这是最奇怪的。


 


“该走了。”金发的那个淡漠的说道。


 


少年惶急的去抓,就将男人的斗篷不小心扯下。


 


然后他看到了,男人绀紫而近乎于夜色的短发,和肩颈上刺青般的疮疤。


 


“后来。”


 


金发男人幽蓝的眼瞳中像有火焰焚烧,他的脊背突生出一对黄金的龙翼,似要连天空都遮蔽:


 


“这世间欠我们的,必将一一奉还。”


 


————————————FIN————————————


 


日常梳理短篇的剧情梗概:最先诞生的黑龙是优夜,帮助神讨伐了北之巨人,但因为带来了死亡被人类当做神敬畏(功高震主),被神明升暗贬派去看守藏满珍宝的洞窟。黄金龙是翔,长大后被召到了神身边。由于藏宝洞被人类觊觎,讹传出屠掉邪龙就可以坐拥财宝的谣言,于是人类的勇士便集结去屠龙,但最后杀掉的不是优夜而是翔的妹妹,优夜失去理智接连毁了人类的十二座城池,被罚为真正的邪龙后准备弑神,被神误导的翔误以为优夜背叛了自己,就在第八重天打败了他,复仇失败的优夜被神拔掉双翼扔进深渊,还背上了‘永世不得见天光,否则必被焚尽身躯’的诅咒。翔在看到妹妹骨头上武器的痕迹后,得知了真相自愿堕入深渊也成为邪龙,后来人族建了高塔与神厮杀两败俱伤,战火蔓延到整片大陆,两头龙借此从深渊里爬出来复仇。(这里面的翔优是吞了黑泥的翔优)


第一次从这种文体写故事,希望不会让人觉得太做作,最后感谢诸位看客赏光阅读。